文艺撕比好少年

老徐反黑(部分记)

0徐长卿是一个没什么存在感似乎还满身黑点的人,但就是这样一个男二号,我却爱惨他。现在就要为他说说理

前提:我不是紫萱黑,我挺喜欢她,下面提到的一些事,懂得也都知道我说的是事实,并无添油加醋

还记得吗?他在神魔之井那里被幻象迷住后说的话吗?对,你们说:徐长卿叫紫萱去死!道貌岸然。不,徐长卿只是在解释,事出有因,可以给个机会让人解释一下吧。
他无可奈何,他没有办法,镇封锁妖塔必须要有水灵珠,他想要紫萱活,天下人就得死,他如何去做这等自私至极的事?且不说紫萱自己甘愿这回事,他徐长卿牺牲他自己的爱人他难道不心痛吗?有时候,选择比不选择还要痛苦。还记得他脱离幻象前说的话吗?他说,你若不在,我岂能独活!这句话,是不是很耳熟,对,李逍遥也说过。那为什么,同样是同生死共患难的表白,逍遥哥哥就是苏炸,徐长卿的就要忽视。

大家也都还记得雷元戈吧,他说徐长卿早在他二十七岁那年就该死了,哪想到突然成仙。那你们有没有想过,如果没成仙,他该在何时死去。“突然成仙”,说明雷元戈勾魂只不过是差一点就要完成,那在徐长卿成仙之前是什么场景?对,紫萱牺牲。按理说,紫萱已经凌空于锁妖塔,镇封锁妖塔条件已经达成,况且邪剑仙已灭,都不需要在牺牲什么了,那徐长卿为什么会死?依我看,当然是实现他的话,紫萱若死了,他不能独活于世!答应苍古的话,安慰临终之人罢了。想到这里,不禁感叹。

你们可怜紫萱,可怜她喜欢一个“渣男”,导致了最终的悲剧,可谁来可怜可怜徐长卿?他的一生都在被安排,他喜不喜欢紫萱?愿不愿意娶她为妻,他愿不愿意入蜀山当一个道士,他愿不愿意成仙永远长生不老,这些问题,没人问他,紫萱和其他人全部为他做了选择,而等他知道时,事实早已无法改变。他和紫萱半点感情基础都没有,却忽然要为了那肌肤之亲来负责,一个女人忽然招呼都不打一生就闯入他的生命,他要娶她,和她共度一生

其实他本可以像殊明那样做,那样想,但是他既没那么做,也没那么想。他真诚的去试着爱紫萱,不管是不是,把她当做自己的爱人,尽量呵护她(对于不能和紫萱并肩作战,他多次说过道歉的话),甚至如果有用,可以替她去死。各位,他和紫萱真正相处,在一起没多长时间啊,没有感情基础啊,试问你会为对方去死吗?但他会啊

在问情篇的青儿支线时,弹幕里时时刻刻都有人在强调,那不是老徐的孩子,是他前世的孩子。对,前世今生,不能完全叫同一个人,但老徐他表现出了强烈的意愿要去见这个女孩。 他是仙唉,他是女娲后人的爱人,他是蜀山掌门啊,他没那么傻,他当然知道女娲一族的继承机制,也会觉查出这个女孩与紫萱的关系。他若不在意紫萱,怎么会想要下山去见青儿她们。反过来想,青儿生存与否,与他徐长卿何干?

他的人生,在紫萱活着之前,都是被掌控的,如若不是,他的人生道路可能大大改写,本该属于自己的人生,却被他人夺走

他后来知道了紫萱做的一切,他没有恨她,怪她,只说自己“半生皆错”。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全过电视剧,的确是改的乱七八糟,但有一处的改编我是认可的,就是告诉徐长卿一切,一切都告诉他,来由他自己把握,三生三世的爱,女儿降生。让他知道,然后再去选择,既然前事无法扭转,那么后事是该让他做主。有了所谓的选择,才可以称得上的真正得道,若开始便是错的,无知的,那么选择也就没太大意义了

不要拿徐长卿和任何人比,他就是他,他叫徐长卿,他不叫其他的什么。他为紫萱做的一切,在他的能力范围内都是最大限度的了,他若是魔尊重楼,他也会为紫萱牺牲自己的一切,但很遗憾,他不是,他是个只有那么一点不普通的凡人,他做不了任何扭转结局的事情……

你们看过徐长卿提起紫萱时的痴痴念念的样子吗?这是他一生的念,一生的痛,即使知道自己陷入骗局,也毫无怨言的去陷入。

(或许有人会说他懦弱,其实不是懦弱,他敢作敢当,很负责任,怎么能叫懦弱,只不过选择对于他来说太过沉重,太重要,他不能一时做出选择罢了)

这就是喜欢他的原因

《聚餐》[演员的诞生观后衍生脑洞]

小剧场。
大家好久不见。高三闭关,反射弧迟钝了发现他师哥前不久参加了演员的诞生录制。重新燃起冰冻已久的军烨魂!!!于是脑洞衍生

背景:录制完,刘烨被胡军拉到饭店吃夜宵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师,师哥……”

胡军手臂搭在刘烨的椅背上,脸越靠越近,刘烨一躲再躲

“怎么了?现在怂了?就人多的时候来能耐”
“我……”
“行,甭跟我说别的,就说今天那个姓翟的为什么拉你手!你还由着他拉?”
“这,你也,你也知道人家开玩笑嘛,师哥,我跟你,那别人能比的了吗?”
刘烨漏出讨好的笑容,但求他师哥能放他一马

胡军听言,立马铁了心要弄他,胆儿大了,敢和他扯淡,耍嘴皮

“是吗?那我也跟你开个玩笑行吧!”

说着胡军就把刘烨在桌下不安地摆弄流苏的一只手攥在了自己手里

“别,别这样师哥”

刘烨腾的一下脸红的像一只煮熟的虾,另一只手不住地往下扒胡军的手。
心里想:就不该和他单独出来吃饭,再这样几轮自己就装不下去了。
刘烨的小心思胡军总是能摸的透透的,不是拐着弯儿的不见他,躲他吗。害的他一把年纪舔着脸哄走老宋、子怡她们,现给自己老伙计打电话预约包间拉着他来吃饭。
好个刘烨!

趁着刘烨别着头躲避他的目光的当口,胡军另一只手滑上刘烨的大腿根,揉擦了一下

把刘烨激的立刻站了起来,低着头抬起腿就要往外走,胡军拉紧他的手稍微一拉,再起身把自己的胸膛往前一送,刘烨整个人就跌进了胡军怀里。

“师,师哥,别,别这样,快快快,快放开我,一会,有人进来送菜呢”

刘烨躲闪的更厉害,手抵着胡军的胸膛,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眨,又不住地往门口看。

胡军一只大手覆上刘烨的后脖颈,固定住他一直晃动的头。迫使刘烨看着他的眼睛

刘烨最怕和他对视,一看他那双眼睛,刘烨就受不了了,控制不了自己了。此时就像被摄了魂,一动也不动,刘烨想亲他,想一切都依了他,但他告诉自己不行,不行。

“想我吗?”

理智彻底崩塌于刘烨心底。眼睛刷的就红了,在胡军看到前的一瞬间将头埋进胡军的脖子里,双臂主动环上胡军的脖子,一个劲地往他怀里蹭。真想,想的要命。要说他不想那就让他刘烨一年都吃不上猪肉大葱馅儿饺子。

“小屁孩,还躲我。来,师哥抱”
刘烨稍稍下蹲,再向上跳起,两条腿扣住胡军的腰,而胡军一双臂精准的拦住刘烨的大腿,随后两只大手就托住了刘烨两个圆溜溜的屁股

“叭!”胡军微微侧头亲在刘烨脸上的胡茬上,有些扎嘴。

“乖,师哥想你”
“嗯……”
“来的时候我就告诉他们不用送菜了。”
“……”果然!

胡军特地选的这个有休息室的特殊的包间。抱着刘烨往里走

刘烨就知道了,他这辈子都得这么躲着他师哥,要不他迟早有一天会晚节不保

移形换影大法——使用者:张发宗